山村野情

咪乐|直播|官方版app v2.1.5 83封回函中,有效票77张,无效票6张,得出的十大诗人名单为:洛夫(48票)、余光中(47票)、杨牧(40票)、郑愁予(38票)、周梦蝶(36票)、痖弦(30票)、商禽(22票)、白萩、夏宇(同为19票)、陈黎(18票)。

作者:李玉洋

  山腊梅听见女儿列喜鹊来寻找自己,又见狼群在头狼带领下匆忙退去,以为狼群吧目标对准了喜鹊,大惊失色,顾不得身上的伤痛,急忙从树上滑下来要去救女儿喜鹊,却被男人拉住,便狠狠骂了一顿男人自私。正要挣脱男人冲出去,又听到喜鹊喊声:“爸——妈——”之呢过要回应,忽听到山松林的喊声:“列叔、山婶,你们在哪里呀?”

  听到山松林的声音,列清泉和山腊梅都深深松了一口气,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,两人明白,山松林来一定带了猎枪,否则,猎枪也不会匆忙逃离。狼和狗是本家,它们的鼻子都异常灵敏,现在警察破案、追捕罪犯缉毒最主要的依然还是依靠警犬的嗅觉。山松林是窝窝村唯一一个单独拥有一把猎枪的年轻人,狼群闻到了猎枪的火药味,即使山松林没有带猎枪,他身上依然充满火药味,狼群还能不逃之夭夭?

  原来,列喜鹊吃罢晚饭后,没有约其他女人去小河里洗澡,而是拿来大木盆在小院里洗了澡,听见几个男女在前院闲侃,很热闹,大长老山东亮小院外有一棵大楝树,据说是山东亮的爷爷小时候栽下的,现在长到树干两个人合抱不过来,村里人夏天晚上都爱聚集在大楝树下闲侃,有时候,被村里男女称为故事篓子的列大山,常常讲一些故事给大家听,这是窝窝村惟一的的娱乐。于是,列喜鹊然后穿了短裤短褂子出了门。

  刚走过房角,遇到头长的老婆山月也往大楝树下去,问道:“喜鹊,今天下午不是你放那头叫驴吗?回来怎么没栓到院里?叫驴在门前乱踢乱蹦的。”窝窝村几头驴喝十几只羊都栓在一个草棚里,为了防止野兽,垒了个小院,院墙比各家的院墙都高。

  列喜鹊微愣了一下,说:“叫驴吃饱草后我栓在后山上和柳叶姐、山桃去采野果,从前山回来的,我爸我妈说去牵叫驴,怎么会独自跑回来的?”

  山月问:“你爸妈还没回来?”

  喜鹊说:“没有。”

  喝山月走了十几步,心里仍然感觉奇怪,也有点放心不下,变去山松林家,想让山松林和自己去后山找父母。

  山松林也已经吃过晚饭,自个坐在院里的石凳子上乘凉;他父母不在家,估计也是去山东亮大门前楝树下了。

  列喜鹊说明来意,山松林站起来和她走,喜鹊却说:“把你的猎枪带上。”山松林道:“就一二里路,又不是去打猎,带猎枪做什么?”

  “还是带上吧,万一遇到野兽麻烦,现在正是野兽活动的时候。”

  作为猎手,山松林当然知道这些,空着双手总比背着猎枪利索,但列喜鹊不依,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走到堂屋门口,又轻轻推了他一把,山松林只好进屋拿了猎枪。

百度